您所在的位置:廉潔長沙 > 以案說紀
“博彩”中輸掉的人生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 發布時間:2019-07-31

  “博彩”中輸掉的人生

  ——深圳市福利彩票發行中心原主任吳成維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他曾經是民政局的風雲人物,學曆高,能力強,辦事可靠,原本大有可為。”提起廣東省深圳市福利彩票發行中心(以下簡稱福彩中心)原主任吳成維,他原來的同事都覺得惋惜。

  但就是這樣一個别人眼中“中了彩”般順風順水的“風雲人物”,最終卻因扭曲的權力觀和政績觀,迷失在了名與利之中,讓自己的人生“挂了彩”。2019年5月23日,吳成維因違反組織紀律,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違反廉潔紀律,收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禮金;違反國家法律,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牟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濫用職權,造成國有資産遭受重大損失,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其違紀所得被收繳,涉嫌受賄、濫用職權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急功近利,剛到任就在互聯網彩票上破了戒

  吳成維是90年代中期的名牌大學生,畢業後直接分配在深圳市民政局工作。初出校園的他因為工作積極,業績突出,廉潔謹慎,仕途一路順暢。不到37歲就擔任正處級領導幹部,成為深圳市福彩中心的一把手。

  深圳市福彩中心負責承銷、管理福利彩票在深圳地區的發行銷售工作,是民政部門最重要的事業單位之一。在同事眼中,去福彩中心當主任,意味着組織的信任和培養,但吳成維卻在這裡迷失了自我。

  “領導的信任與重用,沒有成為我前進的動力,反而變成我自大和放任的籌碼。特别是提任二級單位一把手後,缺少有效的監管和約束,讓我變成了脫缰的野馬,無所忌憚。”他在忏悔書中寫道。

  “初上任的吳成維,可以說是充滿雄心壯志,想盡快幹出一番業績,但他屢屢求快。”辦案人員介紹,“起初,他還有清醒的意識,知道紀律的底線在哪裡。後來就變了。”談及原因,他自己分析:“朋友太多了,刹不住車了,變得敵我不分了。”

  吳成維上任福彩中心主任後,身邊的“朋友”多了起來,各種奉承把他迷得暈頭轉向。吳成維回憶,第一次收受賄款,他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地過了好幾天,可是在“朋友們”的“安撫”下,他很快淡定下來。而且“朋友”的各類請托,對他來說都是“舉手之勞”,所以漸漸地由自信變成自負、謹慎變成了冒進。

  吳成維掌管市福彩中心期間,正是互聯網彩票興起之時。2010年,與市福彩中心合作了多年的王某,找到剛接任市福彩中心主任的吳成維,希望可以開展互聯網彩票銷售的合作。權欲膨脹、一心想盡快出業績的吳成維,也想在互聯網彩票大勢中“一展拳腳”。其間,王某又多次在春節等重要節假日拜訪吳成維,并送上紅包禮金或購物卡,甚至陪吳成維到香港觀看賽馬,提供消費。在王某“糖衣炮彈”的攻擊下,吳成維在未經上級批準的情況下,與王某公司開展互聯網、電話銷售彩票合作,并在合作期間兩次提高王某公司的代銷費率(即銷售額的提成比例),使原本屬于國家财政的資金流進王某個人的口袋。

  “不矜細行,終累大德”。吳成維最終悔悟道,“缺乏對風險的警醒,缺少對利益損失的警惕,沒有對腐蝕行為的警覺,錯誤地認為紅包禮金、購物卡是正常的人情往來,對于别人給的感謝費,明知是違規違紀違法,卻抵制不住誘惑,成為不法商人的幫兇,鑄成大錯……”

  濫用職權,導緻國有資産損失4000餘萬元

  深圳市福彩中心綜合樓及配套設備項目,早在2008年就獲得了市裡的立項,但是由于種種原因,拖了兩年也沒落地。

  吳成維上任後,決心盡快突破這個“難題”,交出一份“閃亮的成績單”。吳成維多次到羅湖、龍華等地選址,但均因不符合要求而放棄。正當吳成維一籌莫展的時候,2010年下半年,他經人介紹認識了羅某。羅某聽說吳成維正在負責福彩中心綜合服務樓購置工作,手裡權力不小,而他手裡正好有一塊工業用地,上面蓋有廠房及配套宿舍共計4000多平方米,大小及位置正好符合要求。經過幾次溝通,吳成維與羅某達成購買意向,并申請市裡撥錢。2011年6月,深圳市有關部門審議了該項目,要求購置價格需以審計的實際價格為準。

  懸置多年的難題即将被解,吳成維沉浸在“成功”的喜悅當中,以往的自滿逐漸變成自負。為了盡快促成該項目落地,2011年8月,吳成維在未經審計的情況下,就設法與羅某簽訂了房産買賣合同。随後,在吳成維的積極推動下,羅某于2012年5月就全額收到了合同款項。

  合同簽訂後,為了表達“感謝”,羅某請吳成維在一家餐廳吃飯,席間送給吳成維一筆現金。想到自己的“功勞”,吳成維沒有拒絕,直接收下。

  “福彩中心的樓買貴了!”“一塊工業用地怎麼能做業務樓……”房産買賣合同剛剛簽訂,外界的質疑之聲已起。這原本可以成為吳成維反思糾錯的機會,但是權力帶來的滿足感,膨脹了他的内心。對于這些質疑,吳成維不但沒有反省,反而認為“自己是有擔當,促成了多年未能落地的一件大項目”“買貴一點不算什麼,損失沒多大”。最終,在自負自滿中,吳成維錯失了挽回損失的機會。

  直到接受審查調查時,吳成維才幡然醒悟,意識到其行為的嚴重性,“面對工作中的利益問題,我忘記了自己的黨員幹部身份,隻顧個人利益,不顧國家利益,在未認真比較同類廠房銷售價格的情況下,繞開監管,選擇性執行上級決策,造成國家财産重大損失,無組織、無紀律……”

  後經深圳市房地産評估和發展研究中心評估,該廠房及宿舍當時的市場價值不到2000萬元。吳成維因濫用職權,造成國有資産損失高達4000餘萬元。最為諷刺的是,8年時間過去了,這個吳成維極力推進的“大項目”,目前都未能進駐辦公。

  機關算盡,妄以投資之名掩蓋受賄之實

  如果說吳成維違規開展互聯網彩票合作,繞過監管推進福彩中心綜合服務樓的購置工作,還有為争取政績出名的成分,那麼與某實業公司老闆的交往則主要是為了獲利。

  福彩是特許經營行業,銷售資格往往意味着經濟收益。當時,即開型彩票“中福在線”頗受彩民歡迎,林某看中了這一商機。原本從事運輸行業的他,經人介紹找到吳成維,表示想進軍福彩領域,申請開辦“中福在線”大廳。由于個人申辦“中福在線”大廳不符合規定,林某退而求其次,希望市福彩中心租用其公司物業來開辦“中福在線”大廳。吳成維經過一番實地考察之後,同意林某的請托要求。

  一來二去,兩人的關系也密切了起來。2011年,林某再次找到吳成維,希望利用其公司下屬的駕校網點銷售福利彩票。在吳成維看來,隻要駕校網點符合要求,這就是“既不違規,又幫了朋友”的事。于是,在他的授意下,市福彩中心在該實業公司多個符合要求的駕校網點設立福彩銷售站點。

  為“感謝”吳成維的幫助,林某首先提出送錢,但吳成維覺得直接收錢不安全。随後,林某又提出,可以讓吳成維投資自己妻弟的網吧,以投資收益的名義送給吳成維。想到自己幫林某并不違規,又是以投資這種隐蔽的手段,吳成維同意了,并安排妻子入股該網吧。2012年至2016年,吳妻共收到林某妻弟轉來的數十萬元錢款,其中,除了投資款及正常分紅外,還有賄款。

  做賊心虛的吳成維,在曆年的個人有關事項報告中,隻字不提妻子與他人合作經營網吧的情況。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今年2月,深圳市紀委監委對吳成維進行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查實了他的違紀違法事實。

  面對鐵證,吳成維後悔不已。他感慨自己缺乏對黨紀國法的敬畏,走上重要領導崗位後,眼裡隻有手中的權,沒有肩上的責,隻想出成績,沒有守規矩。他這樣總結自己走過的路:“急功近利,不守規矩,亂用權力,給國家造成重大經濟損失。面對誘惑,心存僥幸,把人生當博彩,最後卻輸掉了人生。”(記者 焦雲鵬)

編輯:羅希特